揭秘三名TikTok网红如何挫败美国禁令:绝非一己之力的偶然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安徽新闻 发布时间:2020-12-01 11:30:46


  9月初,热门短视频平台TikTok上一群20出头的网红主播聚到一起讨论一个重大问题:他们应该与美国政府展开正面较量吗?


  经过多次讨论,来自新泽西的23岁喜剧演员道格·马兰(Doug Marland)举手加入了反对特朗普政府禁用TikTok诉讼的阵营。他的另外两位战友是音乐家亚历克·钱伯斯(Alec Chambers)和时装设计师珂赛特·里纳布(Cosette Rinab),两人也自愿提起诉讼。


  这三名网红主播在TikTok上的粉丝数量加起来有740万,均靠应用维持生计。诉讼称,TikTok禁令不仅意味着他们会失去收入来源,也限制了自我表达的能力。


  三人在宾夕法尼亚州法院提起诉讼时几乎没有引起什么关注,然而TikTok网红主播最终占据了上风。此案逐步成为TikTok应用能否在美国市场维持运营的关键之举。目前,有近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在使用TikTok。


  这起诉讼看起来像是一项草根行动,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据知情人士说,这场法律行动是由TikTok及母公司字节跳动精心策划的。知情人士说,TikTok将这些有影响力的网红主播安排为原告,帮助他们与专攻《第一修正案》的一名顶级律师联系起来,并协助制定法律策略,来辅助TikTok以自己名义提起的另一项诉讼。


  这是始于今年夏天传奇事件中的一个出人意料转折。目前,一项初步协议仍在继续谈判之中,涉及甲骨文和沃尔玛收购TikTok的股份。据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和潜在美国合作伙伴对在未来几周内完成交易持乐观态度。周三,特朗普政府将字节跳动完成交易的期限延长一周,新的最后期限被定在了12月4日。


  法院叫停


  今年8月,美国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项命令,要求关闭TikTok应用,或者将其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特朗普政府声称担心字节跳动泄露美国用户信息,但该公司表示永远不会这么做。


  对TikTok有利的第一项裁决是在TikTok自己发起的诉讼中做出的。TikTok在诉讼中称,美国商务部禁止下载或更新TikTok应用程序的初步禁令将损害该公司业务。9月27日,华盛顿特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卡尔·尼科尔斯(Carl Nichols)裁定,美国政府此举可能超出了国家安全法规定的权限。特朗普政府随即对法院裁定提出上诉,目前案件仍在审理中。


  拥有200多万TikTok粉丝的亚历克·钱伯斯(Alec Chambers)去年在纽约表演


  10月30日,宾夕法尼亚州东区联邦法院法官温迪·比特尔斯通(Wendy Beetlestone)叫停了美国商务部对TikTok的限制措施。此前美国商务部禁止美国公司在应用商店中列出TikTok,这一举措实际上会让TikTok在美国市场无法运行。


  “如果不能使用TikTok应用,原告将无法接触到所有粉丝,也就无法获得TikTok提供的就业机会,”法官比特尔斯通在她的判决书中写道。


  美国政府已经对该裁决提出上诉。政府称原告的主张毫无根据,并认为他们阻止禁令的要求“必然会侵犯总统在国家安全紧急状态下阻止企业与外国实体进行经济交易的权力。”


  在一份声明中,TikTok临时负责人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说:“我们支持我们的社区,因为他们分享了自己的声音,我们致力于为他们提供一个家。”


  TikTok临时负责人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在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卡尔弗城的办公室


  知情人士说,字节跳动近几个月的目标之一是拖延特朗普政府的攻击,押注随着大选临近,此事件中的关键官员可能会越来越分心。


  美国政府对TikTok的审查始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负责审查各项交易中是否存在国家安全风险。该委员会已下令字节跳动剥离其在美国的TikTok业务,原因是担心用户数据可能被泄露。字节跳动表示,它永远不会泄露数据。


  字节跳动提起的诉讼旨在削弱特朗普政府出台更具惩罚性的措施,同时也在寻求一项能满足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指令的交易。该指令在华盛顿也得到了两党支持,但任何协议最终都需要美国总统签署


  尽管当选总统拜登没有明确表示他对TikTok的立场,但新一届政府很可能仍将保留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所作出的剥离TikTok业务的命令。


  就目前而言,美国政府似乎无暇考虑彻底禁止TikTok业务。11月12日,美国商务部援引TikTok网红主播诉讼中的裁决称,它不会执行会迫使TikTok关闭的命令,而美国政府在法律层面的选择正在不断减少。


揭秘三名TikTok网红如何挫败美国禁令:绝非一己之力的偶然


  “由于这些诉讼的存在,目前情况非常混乱,”一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


  推进交易


  21岁的里纳布是南加州大学的大四学生。她说,当得知法庭胜诉的消息时,她哭了起来。“我真是太高兴了,”她说。


  “我永远不会忘记整个经历,”马兰说。“它教会了我很多关于这个国家的东西,法律是如何运作的,还有法庭程序是如何开展的。”


  虽然TikTok在法庭上积极抵制拟议中的禁令,但也承诺将与国家安全监管机构就可能达成的交易进行合作。这笔交易将解决美国政府对数据安全的担忧。


  9月中旬,TikTok宣布选择甲骨文作为其在美国的数据安全合作伙伴,这家软件巨头和沃尔玛收购了一家将运营TikTok美国业务的新公司股权。


  据熟悉讨论和内部想法的人士说,字节跳动及其新美国投资者所持股份的规模是仍待商榷的关键问题。


  知情人士表示,相应谈判已经帮助沃尔玛与TikTok建立起更紧密的关系,这种关系从一开始就激励着沃尔玛坚持到现在。一些知情人士说,沃尔玛正致力于与TikTok合作,为通过该应用开展的销售业务提供仓储和交付支持。沃尔玛首席执行官董明伦(Doug McMillon)目前与TikTok的高管有着各种联系。


  一位知情人士说,甲骨文高管预计这笔交易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他们将TikTok视为甲骨文云业务的主要客户。


  字节跳动之所以继续对美国政府提起诉讼,部分原因是为了确保TikTok应用在谈判期间不会陷入面临关闭的不利境地。


  这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说,尽管特朗普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开来,但仍然希望彻底剥离TikTok美国业务。这名高级官员说,尽管特朗普初步批准了这项交易,但他从未完全接受这个想法。


  在特朗普政府内部,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和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不时会在各类会议上表示,他们相信能够达成协议;而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则建议特朗普避免让TikTok达成交易。


  特朗普以及跟在其身后的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


  据知情人士透露,TikTok认为仍可能需要剥离其在美国的业务,否则会将面临有关其对美国数据处理方式的持续质疑。


  草根行动


  三名网红主播提起诉讼的部分目的是为了让TikTok更容易获得大家的关注。音乐人钱伯斯在2018年底加入TikTok应用,其在父母家的地下室里翻唱录制了美国女歌手海尔希的Without Me,这在早期为他赢得了数千名粉丝。


  现在,超过200万TikTok用户关注他录制的视频,其中很多都是自己原创的音乐或对电台热门歌曲的翻唱。这位来自康涅狄格的25岁歌手已经获得了代言合同,为益达口香糖和肉桂吐司脆脆麦片等产打广告。


  他说:“TikTok让像我这样的普通孩子能够在音乐界崭露头角。像我这样的人没有太多钱,也不可能牵线业内高层人士。”“我觉得我需要为TikTok而战。”


  喜剧演员马兰则说,他也是用同样方式积累到足够多的TikTok粉丝,所以才辞掉餐馆服务员的工作,随后又辍了学。现在,他拥有300万名粉丝,还得到了士力架和锐步等知名品牌的赞助。


  据知情人士透露,随着针对TikTok应用的威胁不断加剧,整个夏天公司高管们一直与应用上的网红主播们保持密切联系。TikTok高管向他们保证,公司有确保在美国市场继续存续下去的计划,并阻止网红们转向竞争平台。知情人士说,作为这些联系的一部分,公司强调网红主播们有权捍卫自己的权益。


  今年9月,TikTok将这些优秀的网红主播们召集到一起,就美国政府的威胁以及可能采取的应对措施进行讨论。据一位参加电话会议的消息人士说,网红们回答了有关TikTok如何影响自己生活的问题。最终,钱伯斯、马兰和里纳布自愿成为诉讼原告。


  里纳布和马兰之前曾在行业活动上见过面,他们对钱伯斯的工作也很熟悉。9月初,三人开始每天交流有关这起诉讼的信息。


  TikTok为他们指定的律师阿姆卡·库马尔·多兰(Ambika Kumar Doran)说,自己觉得三人提起诉讼的理由很充分,因为她也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权力过大。她也意识到,网红主播们可能会觉得与美国政府展开正面交锋令人生畏。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美国政府关闭整个平台是史无前例的,”多兰拒绝讨论诉讼是如何进行的,也不愿透露资金来源。


  她于9月18日、也就是美国商务部最初决定禁止下载TikTok的两天前代表三人提起诉讼。在TikTok自己提起的另一起诉讼中,法官在禁令生效前几小时叫停了相关举措。


  原告说,在他们等待法庭听证会的漫长过程中,整个10月份的压力最大。有几天马兰持续刷新闻和个人社交媒体,希望听到有笔交易能拯救TikTok。


  道格马兰(Doug Marland)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整个经历。”


  里纳布在TikTok上常常发关于时尚和生活方式的帖子,她说自己每个视频的代言收入在5000美元到10000美元之间。她听到其他网红主播在讨论是否要转投YouTube等其他平台。


  10月28日,里纳布把笔记本电脑放在厨房,拿了杯咖啡,穿着正装衬衫和睡裤,坐下来通过视频会议出席法庭听证会。她和马兰回答了双方律师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主要内容是关于TikTok如何运作的。两天后,比特尔斯通法官站在了原告一边。



上一篇:“交个朋友”黄贺:直播电商的每个片段都是效果广告
下一篇:iPhone 12又现“信号门”?网络服务以外掉线,没有办法正常通话

娱乐 | 体育 | 科技 | 房产 | 时尚 | 育儿 | 文化 | 数码 | 健康 | 生活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汽车 | 宠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安徽第一新闻网涵盖了全面的安徽时事新闻,民生大事件都可以阅读到,24小时为大家报道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