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低代码爆火,不用学就能够变程序员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安徽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1 10:45:52


  月薪90K,六险二金,头部机构工作经验..


  这些可能会让人想起投行彻夜不灭的灯光,或者直播镜头前侃侃而谈的主播。但实际上,这是某头部教育机构为程序员提供的招聘条件。


  教育与科技互联网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但在市场上,编程人才的工资也越来越高。未来的教育,真的需要每个老师都懂代码吗?


  自今年以来,科技界的低代码似乎有不同的看法。


  低代码并不新鲜。


  有可能建立一个缺乏资金和人才的校园数字管理系统吗?


  这不是科研的新课题,而是农村教师彭龙面临的实际问题。他在寄宿县中学任教,学校有2000多名学生,教师只有131人,管理难度很大。校长希望彭龙开发一些软件,但学校能拿出的资金非常有限,彭龙没有编程基础,所以他接触到了低代码平台。


  四年来,彭龙自学编程基础,利用低代码平台开发了43款软件,其功能包括学生成绩查询、请假、教师轮值等成本仅2000元。他意识到,在低代码平台上,人人都是开发者并非空话。


  事实上,低代码并不是新概念。一般认为,低代码在2014年首次被提及,是指一种使用很少甚至零代码就能快速开发应用的技术。目前,低代码平台通常是指APaaS(应用平台即服务)产品——即为开发者提供可视化的应用开发环境,从而实现应用程序建设的便捷。


  近年来,低代码发展迅速。不仅赛道内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OutSystems,AWS、谷歌、西门子等巨头也开始布局低代码。


  11月,西门子低代码应用开发平台Mendix发布《2021低代码现状: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显示全球77%的受访企业已经开始使用低代码开发平台,中国低代码市场尤其呈现快速发展趋势。


  在中国,86%的受访者表示,企业对开发人员的需求已经白热化,75%的企业使用低代码,90%的企业积极拥抱低代码技术。今年1月,Mendix将其低代码软件快速开发平台引入中国市场。


  国内龙头企业也没有落后。阿里巴巴云于1月将钉钉6.0版与低代码开发工具融为一体,升级为钉钉。腾讯云低代码平台微Weda于3月正式推出,华为云应用魔方AppCube于4月正式商业化。早在去年10月,百度就推出了基于百度智能云进入ToB市场的爱速低代码平台。


  数字浪潮席卷了各个行业,教育行业也是如此。


  低代码+教育有多大可能?


  疫情以来,按下快进键、品牌化课堂、良好互动体验、个性化满足课堂内容等重要因素。软件需求飙升,程序员成为教育行业高薪追求的新贵。


  然而,除了几家资本雄厚的头部机构外,大多数中小型机构实力有限。他们通常直接使用第三方直播平台进行在线转型。虽然发展迅速,但匆忙上线的课堂面临着没有自己品牌、功能无法灵活个性化扩展、业务数据存在安全隐患等痛点。


  因此,中小型机构只能在无法满足需求的单一直播工具和R&D成本过高的在线专属平台中左右为难,无法分享科技赋能教育的成果和红利。针对这一需求,教育类低代码平台应运而生。


  今年1月,声网推出了apas低代码产品智能课堂,增加了素质教育场景的解决方案。2月,即构科技发布低代码交互平台Roomkit,支持1V1在线课堂、音视频直播等场景,实现交互室零代码建设。10月,科大讯飞发布了开放平台2.0战略,包括低代码开发平台,旨在帮助用户构建自动RPA流程。


  与传统的招聘程序员编程相比,低代码平台具有成本低、部署快、模板化等优点。对于数字化建设不足的学校,低代码平台可以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下,为学校管理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加快数字化转型。对于开发资源不足的教学培训机构来说,低代码平台是其快速在线的新希望,市场确实给予了积极的反馈。


这样的低代码爆火,不用学就能够变程序员


  根据声网公布的数据,灵活课堂上线3个月,注册客户超过1000人,支持课堂超过50万/月,全球学生总数超过400万。启动课堂后,使用量迅速上升。在转型期,机构需要快速建立一套在线课程,低代码平台可以使教育机构快速建立和试错,验证产品的市场方向,因此受到市场的欢迎。Agora教育产品专家钱奋告诉蓝鲸教育。


  毒瘤还是隐痛


  然而,就像大多数新发明的工具一样,风口上的低代码平台不可避免地面临争议。今年4月,Thoughtworks中国CTO徐昊公开表示,以降低程序员门槛为目的的低代码是行业毒瘤。低代码美的故事存在逻辑问题。一是预设适用人群永远是初级和入门人群;二是隐藏巨大的变革成本;第三,风口不代表长远发展,低代码其实是伪需求。


  尽管徐昊的话有偏激之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指出了目前低代码平台存在的一些问题。


  首先,使用门槛并没有显著降低,能否真正提高效率仍有疑问。低代码的低只意味着使用的代码数量减少。事实上,像智能课堂这样的平台仍然面向具有一定编程基础的用户,不同低代码平台的设计逻辑也不同。在两者的作用下,用户不仅要写代码,还要花时间适应不同的低代码平台。在低代码开发过程中,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可能无法节省。更何况对于有自己工作的老师或者其他教育从业者来说,学习无疑会增加很大的工作压力。


  其次,低代码平台一般模板化严重。从低代码的设计逻辑来看,一开始就注重通用性。只有满足大多数用户的要求,才有价值。因此,低代码平台注定无法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如果用户想设计自己的特色内容,他们只能开发或与平台合作。然而,与平台合作实际上将开发权归还给程序员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低代码开发。


  最后,一旦低代码平台架构完成,调整成本高,意味着不能频繁更新。与办公应用不同,教育低代码平台一般嵌入具体场景。动态场景总是包含相当多的变量,用户习惯的改变,新的需求,现有的应用程序更新和升级。这些因素一直在呼吁工具的创新,而低代码平台作为基本通用技术的支持,显然很难满足这一要求。


  钱奋对蓝鲸教育说:未来智能课堂将继续投入易用性,希望从低代码到无代码。目前,利用平台建设个性化课堂仍需要研发投资。如果未来没有代码,就不需要研发投资,只要简单的拖动就可以实现。


  此外,他还表示,不断改善用户体验是未来低代码发展的重要方向。客户加入个性化应用后,用户体验会大大降低。如何减少这一折扣,更完美地整合,将是低代码未来的重要命题。


  随着国内外巨头的进入,独角兽企业跑出赛道,低代码有望得到更多关注。然而,要将低代码与教育完美结合,我们仍然需要继续探索使用门槛和用户体验。聚光灯下的教育低代码平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上一篇:视差效应是什么呢?不同位置观察恒星,让我们一起来看看NASA的实验
下一篇:支撑“双十一”买买买的物流,要升级一体化智能供应链

娱乐 | 体育 | 科技 | 房产 | 时尚 | 育儿 | 文化 | 数码 | 健康 | 生活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汽车 | 宠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安徽第一新闻网涵盖了全面的安徽时事新闻,民生大事件都可以阅读到,24小时为大家报道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