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霆锋是不是一个好演员?《怒火·重案》中的角色是真帅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安徽新闻 发布时间:2021-08-10 10:44:26


  一个星期前上映的《怒火·重案》是香港导演陈木胜的遗作。多亏粉丝们的感情,豆瓣的开分是7.8,现在还保持在7.6,在近几年的港片中,得分很高,甚至比广受好评的《寒战》和《拆弹专家2》都要高很多。


  然而,电影票房表现却一般,上映一周后才超过4亿,对于暑期档来说只能算中规中矩。


  情节非常简单,几句话就可以概括:谢霆锋扮演的反派邱刚敖曾经是警察,原本前途无量,但由于高层腐败等原因,成了违法任务的弃子,入狱四年,出狱后黑化为强盗,对警察前同事展开了无差别的报复,被甄子丹扮演的张崇邦制服,正义战胜了邪恶-总体而言,并不算特别新颖的故事结构。


  愤怒·重案


  虽然有感情加持,但这部电影仍然暴露出两个问题:一是国内继甄子丹之后,新生代再难找到合格的明星,谢霆锋的表演也难以称得上合格;二是港片的想象力再次进入枯竭状态。


  谢霆锋突破失败。


  这部电影的主角,甄子丹,谢霆锋。剩下的吕良伟,谭耀文,卢惠光,秦岚等等都是老戏骨,但是戏份不大。


  甄子丹扮演的张崇邦性格相当简单,正直,诚实,属于很传统的正派角色,表演空间有限。谢霆锋扮演的反派邱刚敖,因为有一个黑化的过程,有着从善到恶的邪恶魅力,表演空间超过了前者。所以粉丝们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在他身上。


  作为陈木胜电影中的宠儿,谢霆锋从《特警新人类》到《新警察故事》,再到《男儿本色》,都有很大的戏份,而且动作戏越来越多。但在上述电影中,人物定位都是功夫底子平平的形象。尽管偶尔会有跳伞跑酷等高难度动作安排,但是一到正经的战斗场景,就会遭到一群反派的虐待。


  谢霆锋不是一个明星出身,他的表现让观众感到怀疑。在电影中,他选择了两把蝴蝶刀。这种设置不仅是为了巧妙,也是大的失败。


  武器的使用可以反映人物的性格。在中国武侠片中,主角多用剑,流畅平衡,呈现君子之风;粗汉则用大刀大斧重锤,突出一力降十会。在《杀狼》中,反派吴京选择了一把形似肋差的中长度刀具,符合人物阴损中狂妄的性格特征。甄子丹则用警棍,圆润朴实,意在彰显正义,本片也是如此。


  愤怒·重案


  果不其然,真的打起来了,场面立刻乱了。就拿《杀破狼》来说,因为武士刀和警棍的长度相当,可以互相挥击格挡,方便武术指导设计动作。但蝴蝶刀和警棍却属于两条完全不同的路,一短一长,前者需要近距离,而后者正好需要控制距离。前一种靠近,后一种就没有发挥的余地,只好丢掉。所以二人扭成一团,徒手王八拳打架,乱抓周围的物体向对方问好。不但甄子丹的能力无法展现,动作美感也丧失。


  这样的设定,恐怕只能归结为谢霆锋功底太差,无法驾驭动作片。选择其他武器,只会暴露出更大的短板,所以只好用动作幅度小的武器来搪塞,以免露怯,却拖累了整部电影的水平。


  事实上,在警匪片中,缺乏动作功底的演员也不一定非得硬着头皮上阵,比如《除暴》中,吴彦祖和王千源两人赤条条地在浴室里打了一架。虽然都是王八拳,但是因为两人几乎都是赤裸裸的,所以拳到肉的感觉得到了加强。而且地板滑溜溜的,感觉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浴巾也限制了动作的发挥。虽然着实有点粗心,观众也勉强接受了。


  早些时候,香港警匪片之所以好看,主要是因为确实有事。它是时代赋予的特殊红利。影片中,观众可以看到另一种活法:张子强真的可以绑架有钱人的儿子;叶继欢真的可以当街抢劫,和警察交火;还真有一大群古惑仔当街聚众开片。


谢霆锋是不是一个好演员?《怒火·重案》中的角色是真帅


  所以在制作这样的剧本时,编剧不必刻意向观众交代罪犯的来源,观众也可以直接理解,毕竟是周围发生的故事。但是放在承平日久的今天,仍然遵循着老套路,观感会很奇怪。


  现在再写同类题材,编剧首先要花大笔墨水来解决的,是罪犯的来源。不然电影就会自带失真感,难以让观众下意识地相信。


  近几年比较火的港式警匪片(怀旧题材例外),反派的来源不外乎几个:随机悍匪(《拆弹专家》),疯狂的富二代(《新警察故事》(《反贪风暴4》),手眼通天的资本家(《窃听风云》(《反贪风暴》),神秘的恐怖组织(《赤道》(《拆弹专家2》),以及金三角的毒贩(《扫毒》)。一些来源之间也经常交叉重叠。但是,不管情节如何搭配,共性都难逃一种刻意营造的虚伪与夸张。


  为了消除这种虚假感,港片近年来又开始走解谜的道路,或者扑朔迷离,将故事大大复杂化,让观众猜不出反派是谁,将警匪片变成悬疑片,比如《寒战》;或者转向内部,试图以人物的精神状态自圆其说,比如《无双》和《拆弹专家2》。郭富城在《无双》中扮演的李问是一个擅长讲故事的骗子,画家周润发是他虚构的形象,因此观众的任务不再是代入情节,而是从一堆虚假信息中拼凑出真实;刘德华在《拆弹专家2》中扮演的警察患有精神分裂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大坏事—类似设置曾经出现在《无间道3》中:刘建明一心想做好人,结果证据集中,发现自己是坏人,于是崩溃了。


  尽管有点牵强,但是效果还是不错的。《寒战》获得了第32届香港金像奖9项大奖,而《无双》和《拆弹部队2》,内地票房均超过10亿。


  以上电影的共同之处在于转移注意力,这样观众就不会深入研究反派动机。这样的设定与其说是主动创新,不如说是因为土壤不足而被迫寻找补充。要想自圆其说,就必须把人这个因素全部打乱。但是这毕竟是一条不可持续的道路,用一次是悬念,是反转,次数多了,观众难免会烦恼。


  愤怒·重案可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创作团队还是想把人物动机做实,不愿意取巧,所以电影把重点放在了警察变坏上,反映了整个香港警界的腐败现状,如果再深入研究一下,也批评了资本家对社会道德的毒化作用。在意识上,确实比普通警匪片走得更远。


  香港电影《警察变坏》这个母题,也有不少先例。除忠奸难分的卧底片(如《知法犯法》)外,前有《雷洛传》,后有《神探》和《魔警》,但大部分都有真实事件背书。前一种原型是吕乐,后一种原型是徐步高枪击。


  《愤怒重案》开头相当漂亮:在一场鸿门宴上,领导和大商人一起对张崇邦施加压力,让后者不要提交报告。并拿出60万斤茶来接待,叫客气,真的是威胁。张崇邦抿了一口,拍了200块钱,站起来走了。一个威武不屈的正义形象立刻了起来。


  相对而言,邱刚敖无法承受腐败老板的压力,为了赶时间,做了刑讯逼供的违规行为,失手至嫌疑人死亡,连带造成一系列黑化后果。


  只是遗憾的是随后的剧情发展,却与其试图表达的主题越来越远:警察只是被囚犯咬了一口,要下重手把他打死。这样只会让观众觉得邱刚敖一干人等沦落到这里,主要还是因为性格不好,不能全怪社会。



上一篇:《乡村爱情》“谢大脚”车祸去世,真的很难受
下一篇:刘亦菲外出吃饭被偶遇到了,穿着严实也比较低调

娱乐 | 体育 | 科技 | 房产 | 时尚 | 育儿 | 文化 | 数码 | 健康 | 生活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汽车 | 宠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安徽第一新闻网涵盖了全面的安徽时事新闻,民生大事件都可以阅读到,24小时为大家报道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