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AI要取代医生,这个还为时尚早,颠覆了医疗行业


发布时间:2019-05-11 11:08:51


  人工智能是相似于第二次工业反动中电力的创造,一旦被大幅采用,就能改造许多不同的产业。医疗产业,正处于这样的改造之中。

  和肺癌抗争一年之后,65岁的江西老人万丰(化名)分开了人世。

  他曾经有时机活得更久。

  万丰逝世当年(2014年)11月,他的妻儿把为他治疗的医院告上法庭,理由是2012年11月万丰第一次入院时,所拍摄的CT影像已有肺结节,但医院漏诊,错过了治疗机遇。

  2017年,法院认定医院存在过错,承当50%的赔偿义务,万丰的妻儿获赔25.7万元。

  这个案子没有赢家。

  病人一年间16次化疗,历经磨练后逝世,家人与之阴阳相隔,又付出了高额医疗费,医院和医生劳心劳力,接受未能挽救生命的心理压力,又支付了赔款。

  没人想看到这一幕,但是,这却并不是个案。

  今年4月举行的2019国际医学人工智能论坛上,海军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影像医学与核医学科主任刘士远说:“我们影像上面最大的隐患就是漏诊,一旦漏掉,过几个月发现转移了、晚期了,这时分病人看原来没有发现,这就是一个宏大的医疗隐患,以至有走上法庭的可能”。

  漏诊的缘由可能是高强度、疲倦状态下的失误,在基层医院也可能是诊断才能的缺乏。

  医疗AI的进步能大大处理这个问题。比方肺结节辨认,一位患者单次产生300张-500张图像,成熟的影像医师需求5分钟以上的时间阅片,而人工智能只需求几秒钟,“AI+医生”的双重阅片机制也使得漏诊几率大大减小。

  AI辅助诊断意义严重,早期肺癌5年生存率可到90%左右,而晚期肺癌可能不到10%,早一点发现,就能挽救更多病人的生命。

  中国医疗AI正处于高速增长中,依据财新和飞利浦发布的《中国医疗人工智能产业报告》,2018年中国医疗AI市场范围估计200亿左右,相比2017年的130亿增长54%。其中,影像辨认正是最成熟的板块,目前中国有近百家创业公司在医学影像AI赛道拼杀。


说AI要取代医生,这个还为时尚早,颠覆了医疗行业


  互联网巨头腾讯、阿里,高端医疗器械三巨头GPS(GE、Philips、Siemens)也同样进军医疗AI。跟创业公司着力于单点打破不同,巨头们思索的是更全面的处理计划。

  比方GPS之中的飞利浦,除了肺结节筛查这样的辅助诊断产品,也有辅助治疗的打破,跟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协作的一个项目,把制定鼻咽癌放疗靶区规划计划的时间从2-4个小时降低到10分钟以内,大大优化了医生和病人的体验。

  人工智能先驱、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以为:人工智能是相似于第二次工业反动中电力的创造,一旦被大幅采用,就能改造许多不同的产业。医疗产业,正处于这样的改造之中。

  医疗AI对三甲和基层有着不同意义

  万丰生病时,为他诊治的医院还是一家三乙医院,到2017年法院宣判时,曾经升为三甲。在裁判文书网能够找到很多因漏诊而被起诉的判决,被告的医院以至有一线城市的三甲医院,更不用说医疗资源严重缺乏的基层医院。

  过去这些年,中国医疗行业范围在快速增长。2008年,中国卫生总费用1.45万亿,在GDP中占比4.54%;2017年,这个数字为5.16万亿元,在GDP中占比6.28%。

  作为疾病诊断及治疗的重要根据,影像数据量同样增长迅猛,年数据增长量高达40%。与之构成鲜明比照的则是医疗效劳才能供应侧的迟缓提升,由于培育难度大、培育周期长,中国影像专科医师的年增长幅度不到4%。

  刘士远在一篇文章以肺结节筛查举例:“患者单次产生300-500张不等的胸部CT图片,影像医师需求在数百张影像图片中寻觅肺结节并判别其良恶性,耗时约5分钟以上,每位影像医师每天至少需求为100名患者提供读片效劳,工作时间长达10余小时,所带来的不只是膂力上的宏大压力,还有疲倦状态下的漏检误检风险所带来的肉体压力。关于高年资影像医生而言,办公桌上的眼药水曾经成为必备之物”。

  文章中剖析:“一位合格的影像医师至少需求5-8年的培育才干完成根底教育,然后破费更长的时间在临床生长,这一周期可能长达10年;而即使是历经含辛茹苦从淘汰中厮杀出的‘老专家’,每天也最多也只能为50-100位患者提供效劳,难以应对当前中国民众日益增长的影像诊疗效劳需求”。

  AI极大地提升了影像科的效率,影像医师需求5分钟阅片,而人工智能只需求几秒钟,并且稳定性高于医师,飞利浦的机器学习算法对4mm-30mm大小的肺结节检测误差率低于1%。刘士远说:“AI系统介入后,秒级诊断,将大局部的安康人群与患者辨别开来,极大俭省了阅片时间;而关于疑似肺结节的患者,‘AI+医生’的双重阅片机制使得漏诊几率大大减小,同时减小了阅片医生的心理担负”。

  在2019国际医学人工智能论坛上,东南大学生物科学与医学工程学院院长万遂人教授补充道:“幼儿骨龄检测,一个成熟的医生一天工作八到十个小时,只能检测150个片子,可是假如用人工智能检测,1秒一个片子,给出十分精准的结果。这就是人工智能在医学上的应用所展现出来的宏大的才能,这个才能对三甲医院、基层医院都是一样的”。

  而关于基层医院,还有另一层意义。

  万遂人接着说:“好多医院基本就没有影像科医生,假定给他一部机器,医生也不晓得照的片子是什么,这不就出问题了。假如人工智能下沉到县区医院,高端医生的经历分离人工智能的技术产品,下到基层医院读片子,就把基层医院的医疗程度大大进步了。我们国度人均寿命统计显现,最短命的城市的是上海和北京。为什么?医疗条件最好。先前有这样一个观念:乡村空气新颖、不污染,因而农民寿命长。这是不对的,农民均匀寿命是很短的,由于乡村医疗条件很差。假如能把人工智能下沉到基层,改善医疗条件,广阔农民可以进步五年、十年的均匀寿命,这有很大的意义”。



上一篇:对于高血脂你有真正去了解过吗
下一篇:老年痴呆要怎么去预防呢?高发人群有哪些

友情链接: 百度 - 微博 -
娱乐 | 体育 | 科技 | 房产 | 时尚 | 育儿 | 文化 | 数码 | 健康 | 生活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汽车 | 宠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