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筹设考析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安徽新闻 发布时间:2020-12-30 11:01:04


  新中国的考古事业已经走过了70年,而1950年建所的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1977年改属中国社会科学院)在新中国考古事业中尤其初创期的前30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关于考古所如何筹备建立及建立之初的一些情况尤其考古所所址内景观的变迁却鲜为人知。笔者爬梳相关档案、文献,访谈健在的相关人员以期对这段历史有个初步考析。


  1949年的7月13日,中国科学界酝酿了两个多月的中华全国*一次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会议筹备委员会在北京召开,会上拟定了一份准备提交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关于《建立人民科学院草案》的提案。9月召开政协会议讨论了这一提案,决定建立中国科学院,由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长的陆定一负责筹建,由恽子强和丁瓚承担具体组织工作。在上述由钱三强和丁瓚执笔撰写的《建立人民科学院草案》中,提出在科学院下设立特种研究机构,即设立各种研究所的问题,并就前中央研究院和前北平研究院等所属机构改组或增设提出了建议。其中有:


  “中研院史语所大部分已移到台湾,其中不肯去的,现在留在南京一部分到了北平。关于语言部分的工作人员可以并入北大由罗常培组织一个语言学研究室。历史部门,没有成为一个特殊单位的必要,可以并入各大学中。两所中的考古部门,可以合并,由郭沫若主持之,地点集中在北平,名称可以叫作考古学研究所”。


  1949年11月1日中国科学院成立,11月5日正式接管了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所,10日则正式接管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北平图书史料整理处。至此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两个主要组成单位已经归属中国科学院正式管理,而考古所尚在筹备中。关于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所的历史、发展等已有学者做过系统研究,本文不再赘述。1949年科学院成立将其并入考古所时,时有人员14人,担任史学研究、考古研究、图书管理及行政事务等方面工作,另外考古所接收的还有该所的图书、古物标本和家具等。而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北平图书史料整理处(以下简称图整处),学者系统研究的不多,兹作一简要梳理和考证。根据《科学通报》记载:“北平图书史料整理处成立于1946年对日胜利之后,地址设在北京王府大街九号,当时系专为接收并整理日本人所经办的东方、近代两图书馆的藏书。同时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网站在该所的简史中指出:“中日战争期间,本所先迁湖南长沙,继迁云南昆明,最后定居于四川南溪县李庄之板栗坳。1946年迁回南京,继续推动各项研究工作,并接收北平东方文化研究所及近代科学图书馆图书,成立北平图书史料整理处。而图整处成立的背景和相关史实从一篇披露的史语所的旧档案——傅斯年亲笔撰拟的一篇上呈公文中似可明确,其内容如下:


  为呈报调查北平旧日人东方文化研究所各节,并拟具意见事。查日人之东方文化研究所有房三百余间,中国旧书十六万余册。此事前由行政院核准,由本所接收并接办业务,目下仍由沈特派员为甄审及整理图书之用。斯年到北平后,深觉此事甚为复杂。如本院不接办其业务,则依政府法令,即应由敌伪产业处理局拍卖,如接办其业务,在本院又是一大担负。兹权衡轻重,拟请准设历史语言研究所北平图书史料整理处,以接办其业务,同时并将一大部分房舍借北京大学及沈先生所主持之华北文教协会应用,但须确定本院产权。拟整理处置办法,及北大、文教租约,一并上呈,敬乞鉴核。再,东方文化研究所图书馆外,尚有近代科学科学图书馆书七万余册,沈先生主张,应并由本院接收。此外尚有搜集日人各方图书四十余万册。似可由本院先继续沈先生之工作,加以整理,然后由本院、北平图书馆、北大、清华共分之。并拟办法,呈请鉴核。现在觊觎此项书籍及房舍者,大有其人,如不早做合理稳固之决定,后患难测,应合并陈明。谨呈


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筹设考析


  院长


  总干事


  历史语言研究所傅斯年


  六月二十三日


  由此档案,尽管不知道具体图整处上报后批准的具体时间,但是图整处成立的时间不会早于1946年6月23日。而*二历史档案馆近年公布的史语所抗战后处理北京北海静心斋和蚕坛的档案表明至少在1946年9月之前图整处已经存在。至于有学者言“图整处1945年设立,并于1945年11月聘用汤用彤为主任”的说法或许有误。而关于图整处接收的单位“东方文化研究所”、“东方图书馆”均不确切,实际接管的是东方文化事业总委员会设在北平的人文科学研究所和北平近代科学图书馆两个单位。人文科学研究所成立于1927年12月20日,地点位于东方文化事业总委员会收购的黎元洪总统私宅(此大院地景变迁详后),北平近代科学图书馆也建在此院内,1936年12月5日正式开馆。之所以认为有两个图书馆,是因为这个人文科学研究所下曾设有一个图书馆,初设时名称确为东方文化图书馆,但是这个图书馆的名称只在一些文件中存在了11个月,之后改为东方文化图书筹备处。筹备处的主要任务是编撰《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为编撰需要搜集很多古书,就有了大批藏书,考虑其性质和一般借阅的图书馆不同,才改为筹备处。近代科学图书馆以收藏自然科学图书为主,并从日本运来大量日文图书,而人文科学研究所下面的图书筹备处则以中国古籍为主。还需明确的是,民国及建国初期其实很多人已经不清楚人文科学研究所、图书筹备处和近代科学图书馆三者的关系了,所以才有傅斯年和《科学通报》都提及的接收两个图书馆的说法。而另一份民国档案也提到了“业将人文科学图书馆、近代科学图书馆同时接收”,同样反映了时人已对当时的图书馆、研究所的名称混为一谈。


  还需说明的是西北科学考察团。西北科学考察团系由若干文化、学术、教育机构组成的一个科学考察团体。从考古学史角度已有学者做过系统研究,所以关于该团体的基本情况等不再赘述。中国科学院建院前夕在讨论科学院建院后如何接管原有科研机构时有一个原则:中央研究院和北平研究院机构由科学院接管;静生生物调查所、中国地理研究所、中央地质调查所等以科学院准备接管为原则,其它以往私人的研究机关暂缓接管。由于西北科学考察团不属于上述几大机构,其骨干成员黄文弼曾给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写信表达希望西北科学考察团并入科学院。1949年11月科学院成立后,西北科考团理事会常务理事马衡、徐旭生、袁复礼及理事黄文弼也曾联名致函郭沫若表达相同意见。


  “现科学院组织成立,所有国立研究机构必须并入。前西北科学考查团考古组复员后,原暂借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所地点工作(地质部分借清华地理系工作),现考古组甚愿参加科学院为一单位,或成立西北部,考古为其中之一组,以便在先生领导之下进行工作。”


  1949年12月21日科学院举行了西北科学考察团结束会议,接收了该机构的部分资料包括文书档案、图书、古物标本等。由于该团主要成员徐旭生、黄文弼都随着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所并入考古所,这部分接收的资料及清华的一些资料目前均辗转保存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因此中科院考古研究所的建立和西北科学考察团也有着一定的关系。


  尽管中国科学院要成立考古所基本是确定的,但是从科学院成立至少到1950年5月“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名称官方并未使用。1950年4月郭宝钧已经赴安阳开展考古工作,1950年5月出版的《科学通报》*一卷*一期中这次赴安阳殷墟的工作仍以“前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图书史料整理处考古组”来署名单位。这个时期科学院接收的其他研究所也存在同样使用解放以前研究所名称的情况。1950年5月19日,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发出任命通知书,任命郑振铎为考古所的所长,夏鼐和梁思永为副所长,之后1950年7月出版的《科学通报》*一卷第三期中,殷墟的考古工作报告题目中不再出现前中研院史语所的名称,末尾的署名则用“考古研究所通讯”,可见这时官方已认为考古研究所成立。



上一篇:清华为什么要建设科学博物馆,如今时代为什么又需要科学博物馆呢?
下一篇:民乐史诗《紫禁城》在上海演出,90后为600岁紫禁城献礼

娱乐 | 体育 | 科技 | 房产 | 时尚 | 育儿 | 文化 | 数码 | 健康 | 生活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汽车 | 宠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安徽第一新闻网涵盖了全面的安徽时事新闻,民生大事件都可以阅读到,24小时为大家报道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