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鸿亮透露《琅琊榜》的第三部剧本已经完成,《大江大河3》还在创作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安徽新闻 发布时间:2020-12-17 11:36:14


  2020年即将收场,各大制作公司的2021新片单也基本发布完毕,当下,正是回顾和遥望的双重时刻。这一年,宏观市场回归理性的大背景和突发疫情催生的新增长点,令剧集市场为之一变,悬疑短剧与剧场化相辅相成,主旋律与商业化结合趋于成熟,女性话题剧引爆市场,男性向作品扭转口碑,这背后当然离不开各大制作公司的蓄力,而它们的布局排兵也往往决定着接下来剧集市场的竞局。


  近日,骨朵网络影视发起了“大公司访谈录”系列专题,分别与耀客传媒、柠萌影业、正午阳光、华策影视和慈文传媒等引领行业、制造爆款作品的大公司进行了对话,聊了聊这一年的表现、作品心得、市场洞察以及创新方向,试图给行业带来一些启发。


  “大公司访谈录”第三期对话者是正午阳光董事长侯鸿亮。


  文│飞鱼


  “能够让我任性一次,我很开心。”


  起初,当从侯鸿亮口中听到“任性”两个字时,你很难跟有着“国剧招牌”之称的正午阳光联系起来。毕竟在被高光笼罩的多年里,类似“任性”这样锋利闪耀的心声已被高品质的代表作和低调的团队作风包裹得严严实实,但这不仅是侯鸿亮在本次采访中带给我们的印象,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截至目前,这一年正午阳光共播出了两部作品,分别是《我是余欢水》和《清平乐》,前者是一部带有实验意味的现实主义荒诞短剧,后者则是一部意在呈现宋朝文人风骨的古装历史长剧,在剧集市场上,几乎找不到同类作品。


  “我们得找时机想办法任性一下,任性了以后成功的话挺好,不成功的话也没关系,那就闷头做两年,再找合适的时机去任性。不创新内容是没有活路的。”站在创作和市场的角度,侯鸿亮向骨朵表达了自己的“任性创新论”。


  而受到行业密集关注的新剧依然保持着某种程度的“任性”,对于侯鸿亮而言,他个人很喜欢《大江大河2》,《闽宁镇》则是让他“一直觉得很难,最近才有了信心”的作品,此外,他也表示《落花时节》“更加极致”,《乔家的儿女》“跟《父母爱情》有相似的地方”,《欢乐颂》之所以会拍3、4、5季是“基于阿耐还有新的欢乐颂小区的故事”……


  不只是新剧,我们聊剧集市场,也聊正午阳光这一年的心路历程,以及与创作有关的一切。


  在重大历史时刻,电视剧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不能缺席,而在所有脱贫攻坚题材的剧集中,《闽宁镇》无疑是让人很期待的一部。


  回忆起接到这个任务时的场景,侯鸿亮表示:“总局提出《闽宁镇》要有平民视角、国家叙事和国际表达这三点要求。一开始我是懵的,直到去年11月去采访后才稍微具象了些。”


  《闽宁镇》的故事从1992年开始讲起,一直走到了新时代,为了更好展现时代变迁和人物成长,它没有选择操作性强的单元剧形式,而是选择了传统电视剧叙事方式。接受扶贫题材需要一个过程,随着对扶贫工作的深入了解,侯鸿亮意识到这是一个值得深挖的题材,也理解了总局提出的三点要求。


  “《闽宁镇》写的是最普通的老百姓,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他们能够坚韧不拔地去改变生活,背后当然离不开国家体制的推动。而脱贫是一个国际性的任务,联合国唯一认可的就是中国的脱贫方式,即通过国家意志推动最终解决老百姓的生存问题。”


  这些年侯鸿亮看了很多新时代人物的传记和资料,想从中找到适合电视剧表达的东西,但一直没找到。“一开始我也不认为《闽宁镇》是,但随着对故事的深挖,我发现原来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这是《闽宁镇》带给我很突出的一个感受。”


  2004年侯鸿亮去西海固拍戏,那里一片荒芜,甚至没水。侯鸿亮认为,“拍《闽宁镇》最核心地方在于老百姓的生活最终是否发生了变化,当地的生态是否发生了变化,在这部戏最后,我们又回到了西海固,现在那里完全不同。”


  随后,他用“真穷”来形容这部剧,“我好多年没看到带着泥土气息的人物了,这部剧的服装、造型、台词、演员表演都很有感染力,问题就是拍摄时间太短了。不过我们很幸运,这个项目让我们把一种不可能做到了可能。刚开始我一直跟总局说难,最近我才对他们说我有信心了。”


  目前《闽宁镇》正在后期制作中,较早杀青的《大江大河2》则处于审片阶段。如果说《闽宁镇》的难点之一是周期短,那么《大江大河2》的波折则是遇上了突发疫情,以至于不得不停工了47天。


  “考虑到就地解散后剧组很难组合在一起,所以决定要求大家就地隔离,停工一个月后我开始有点焦灼,那段时间每天晚上最怕剧组给我打电话。不过之后公司内部看完了《大江大河2》后,他们还挺喜欢的,起码第二部没有往下掉。”


  《大江大河》系列剧采用的是编年体叙事,第一部拍1978年到1988年这10年间的故事,第二部从1988年拍到90年代初,雷东宝、杨巡、宋运辉这三个角色依然延续了下来,而由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外资进入,《大江大河2》增加了一个新的角色——梁思申。


  侯鸿亮很喜欢《大江大河》这个系列剧,“因为这是我们经历过和沉淀过的,所以谈到那个年代特别有兴趣。第二部的矛盾在于是否要改革开放,南巡讲话前,我们的集体经济、国有经济和个体经济都碰到了巨大的困难,而很多事情是许多锐意进取的人推动着历史往前走。”


侯鸿亮透露《琅琊榜》的第三部剧本已经完成,《大江大河3》还在创作


  目前正午正在准备《大江大河3》的剧本,这样改革开放的前20年就能用电视剧的形式完整呈现出来。被问及“《大江大河3》拍完后,这个系列还会延续下去吗?”,侯鸿亮表示:“我们一直在寻找,也看了很多新时代的商业传记故事,《闽宁镇》的拍摄也为我们开拓了思路。”


  孔笙、李雪、简川訸、孙墨龙、张开宙,他们或两两合作,或独立执导,负责着正午所有剧目的拍摄工作。侯鸿亮认为导演们各有各的特别,而且每个阶段的特点还都不一样。


  “孔笙导演,到他这个地步,他不将就。他一定会拍他感兴趣的东西,他也一定会把他拍的东西变得他感兴趣的,这是孔笙的能力。他对《闽宁镇》这部剧的情感是最深的,这会是他最爱的一部戏。”


  在选择作品的时候,导演们会给正午设置一道防火墙。“有时候我们觉得作品挺好,但导演不接受,接下来要么你说服导演,要么就是导演说服你。不过我们家导演的好处是他们都特别投入,重要的是得了解每个导演的诉求,然后根据导演那个时间点的诉求去选择作品。”


  从《欢乐颂》到《都挺好》,再到如今的《落花时节》,简川訸和阿耐的都市现实主义系列逐渐成了一对固定组合,侯鸿亮认为简川訸是一个对家庭、人情很通达的导演。


  “《都挺好》这部剧很多都源于他自己的想法。其实我对父亲形象的理解还停留在李安的‘父亲三部曲’,我接受父亲形象的坍塌,觉得做这么一部戏算创新了,但简导可以做到很极致,这就是在于创作者对生活的理解。”


  在拿到《落花时节》的剧本后,简川訸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去完善,之后才进入拍摄;而《欢乐颂》3、4、5部也依然由简川訸执导,这一次他向侯鸿亮提出多给点时间,让他能够回到普通的都市生活中去。“在对家庭、人情通达的基础上,他又增加了体验生活的感受,我相信他会把现实主义的都市作品做得更好。”


  作为制片人,侯鸿亮不仅要对作品负责,也需要对导演负责,保护他们的兴趣和创作激情,使其创作有新鲜感。“完成任务式的拍摄,不是我们相互想要的。拍戏必须是一个创作过程,而不是机器生产过程。张开宙导演就是一个特别享受剧组的人,他在剧组里很开心,对画面、光线、影像到了痴迷的状态,他陶醉其中。”


  而孙墨龙之所以选择拍《我是余欢水》,是因为他偏爱创新类作品。“其实我们骨子里还是现实主义的,我们很难拍得跳脱,但希望自己能够跳脱一点,所以会有《我是余欢水》。”


  而除了这几位导演外,正午也在培养更加年轻的后备导演人才,在侯鸿亮看来,在导演这条道路上能走多远比第一部剧要做成什么样更重要。


  “我们都是跟着孔笙一部戏一部戏拍过来的,所以也希望后备人员能进行这样的积累,因为只有对摄制组理解深刻后才能带领摄制组。电视剧体量很大,它是各部门相互合作的产物,而不是说个人才华代表一切,我们希望给年轻导演进步空间,也希望能找到走得更长久的导演。其实我们这帮人挺笨的,有时候很努力去做也不见得能达到想要的效果,所以还是希望一步一个脚印地走。”


  今年是12集短剧的破局之年,不论是年初的网剧《唐人街探案》还是之后的迷雾剧场,悬疑题材都是短剧赛道的主要切口,而正午阳光不仅是率先推出短剧的传统影视公司,也是唯一一家以现实题材入局的玩家。


  侯鸿亮表示:“如今视频平台已经变成了新的电视台,它已经是主流了,那么我给它的作品不会再考虑任何题材差异性,现在我把电视台和视频平台一样看待,除非有更新的平台出来。之后正午会继续做短剧,不过我个人觉得12集稍微有点短,因为要考虑项目的商业性,可能16到18集最合适。”


  短剧之外,系列化也是正午一直在做的事。《大江大河》一开始就打算做三部;《欢乐颂》做了两部先停了,阿耐又写了三部关于欢乐颂小区的小说,换了新的人物,使这个系列得以继续往前推进;而《琅琊榜》第三部的剧本也已经完成了,只是侯鸿亮还没想好怎么拍。


  “系列化没有市场成熟之说,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去探索这个IP是否可以成为系列。要把系列化的壳定好,还有要有一个好的创作者,比如阿耐,她是生活最好的发现者,《欢乐颂》前两部写了家庭和友情,后面三部就换了新的对她、对女性有困扰的东西。也许再往后写还会有新的故事发生,就可以把《欢乐颂》延续下去,这是我比较理想的想法。”


  《落花时节》是阿耐首次担任编剧的作品,阿耐作为小说作者对读者而言已经够犀利、强冲突了,再加上编剧身份,很难想象这部剧到底有多极致。


  对于IP改编,侯鸿亮认为:“如果原著作者能够改编是最理想的,他们改编不了的话我们去找职业编剧,二者之间没有分界,有时候一个项目只要找到合适的人,就一切都顺畅了,我们挺幸运遇到阿耐的。”


  这一年下来,侯鸿亮觉得观众的审美并没有发生多大变化,他们一如既往地对好内容感兴趣。“所以我们没别的办法,做东西一定要区别于其他人。什么火了,我们就避开。一拥而上的话,市场格局就完全变了。”



上一篇:张庭公司文化真奇葩,新加盟的明道继承林瑞阳衣钵,对女员工吻头发闻脖子
下一篇:郭晶晶陪着丈夫工作显得腼腆,小露一手让霍启刚当众暴露“迷弟”本色

娱乐 | 体育 | 科技 | 房产 | 时尚 | 育儿 | 文化 | 数码 | 健康 | 生活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汽车 | 宠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安徽第一新闻网涵盖了全面的安徽时事新闻,民生大事件都可以阅读到,24小时为大家报道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