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克制的道理我都懂,但像他一样做得到才会红啊!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安徽新闻 发布时间:2020-12-09 12:00:42


  这两天,李现的一段采访在微博上炸了。


  采访里,李现跟陈立农俩人聊天,李现说自己平时会刷短视频,陈立农追问了一句,“什么内容的?”在游戏、博主、沙雕几个内容都得到了陈立农同样的回应之后,李现不死心放了个大招儿,“小姐姐跳舞的”……


  啥?李现说自己爱看小姐姐跳舞?


  这幕人间真实,我只想说,无论是爱好还是态度,这种大喇喇、坦荡荡的样子,是李现没错了!


  踏踏实实拍了一路戏,突然《亲爱的,热爱的》爆红成了“顶流”,李现显然是个半路出家的“非典型性”爱豆。从严格的“爱豆标准”来看,他不够乖顺,一会儿骂狗仔,一会儿怼私生。


  甚至,从一个顶流的自我修养角度来看,李现这种一拍戏动辄就剃个光头、等杀青之后才慢慢长成圆寸,几乎五六个月不出现、不维护热度的顶流,简直谈不上任何“自我修养”。


  连央视六公主访谈都替他担忧,“你怎么维持自己的流量和热度?”李现想了想,很认真地说:“靠作品”。


  乍一听,好像有点傻。


  但仔细想想,正常行业生态下,所谓的流量和热度不都是从作品中生长出来的吗?


  其实,靠作品这个话,不少人说过,但李现当下说出来,够应景也够有底气。


  上周《赤狐书生》开画,刚刚《恋曲1980》又作为今年海南岛国际电影节的开幕片与影迷见面。


  且不说这两部电影本身的品质到底如何,只看表演的话,其实李现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他在这两部新片中,留下了他自己演艺生涯中差别极大的两个角色。


  《赤狐书生》里,白十三是只男狐狸。


清醒克制的道理我都懂,但像他一样做得到才会红啊!


  女狐狸、女妖怪我们见得多了,但是男狐狸到底该是什么样子?李现演的狐狸有点野,这个“野”是有点不合群又有点不按套路出牌的小聪明。第一个亮相,白十三试图蒙混过关参加取丹考试。


  这个场景里,白十三站在一群男狐狸中,揣着小心思、怕被发现又怕被嘲笑,脸上露出点怯。


  这个时候的狐狸白十三,心态是非常复杂也极度拟人化的,李现用人的情感去比拟还原了这只修成人形的狐狸。


  而在奔跑、吃鸡等非常动态化的表演中,一只修成人形的狐狸,也定然会流露出狐狸非常原生态的动作细节。


  他非常喜剧化地呈现了狐狸对烧鸡的欲罢不能,埋头吃鸡、满嘴是油。


  有一个细节,他转身要看向别处时,眼睛像是被黏住一样,根本无法从手中的烧鸡上移开。


  这种非常拟态的眼神,有点夸张,但在那样的喜剧情境下,又恰到好处地体现了一个初到人间的小狐妖那种毫无节制的野性。


  克制是人类才懂得的道理,而欲望是野性的另一种说辞。


  看过电影的朋友会知道,烧鸡是整个片子非常重要的一个道具,那双紧紧黏在烧鸡上的眼睛,透出了白十三初入人世,人形之下,野性难驯。


  从野性到人性,这个内化的心理逻辑是一层层逐渐完成的。


  而这个过程中李现的表演不能说有多圆满,但整体至少保持了松弛自如的表演状态。


  就像他自己形容的那样:“拍戏就像长跑,起跑的时候你端了一碗水,是满的,你开始跑,水会颠出去,到终点水还剩下多少,就是你呈现出来的东西。颠出去的都是遗憾,你又想跑得快,又想稳,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拍戏确实不容易,这个作品当然也并不完美,但对于李现来说,这次奇幻喜剧动作片的经历太独特、太难得了,对一个一直都在尝试不同角色的演员来说,他无法拒绝一个男狐狸的诱惑。


  他自己也在采访中也说,“白十三”是他打破自己舒适区,对新角色、新类型的尝试。他愿意为每一次突破付出百分百的努力。


  吊威亚、拍打戏,动辄几个小时吊在空中,这些从《剑王朝》到《赤狐书生》的古装动作场面,没少让这个从来没拍过的演员磕碰受伤。


  但这些从未有过的拍摄经历和角色体验也让他兴奋,哪怕是倒挂到脑袋充血,他也会为了呈现更好的整体效果,主动向导演要求再多拍一条。几乎是在用一种不问结果的方式去把一场戏演绎到极致。


  其实早在之前拍《剑王朝》的时候,监制冯小刚就表扬过李现的能力和敬业态度。


  说回当下,今年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开幕片《恋曲1980》里,李现贡献了属于上世纪80年代大学生的表演,先不论影片本身的品质和调性,至少李现在片中对角色做了恰如其分的呈现。


  同时出现在2020年的白十三和梁正文,我们很难将这两个完全不同的角色与李现画上等号。


  因为类型跨度和角色跨度实在是太大了!


  一个是奇幻古装喜剧,一个是文艺风格剧情片。一个是狐妖,一个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相同点,大概也有一个。


  就是李现选择每一个项目和每一个角色的时候,都怀着同一种追求,就像他前面说的,“靠作品”。


  他是在有意地选择和收集那些能够留得下来的作品。


  至于是否真的能留得下来,《恋曲1980》原著作者于晓丹是这么盖章认证的,“年轻的李现已经有了一部以后可以尽情回甘的代表作。”


  这两部新作,前者是《捉妖记》制片人江志强的新项目,后者是知名编剧导演梅峰的新片。


  一边是能够撬动市场的“大项目”,一边是能够走入人心的“小而美”。


  无论是在市场上留下来,还是在观众的内心深处留下来,他寻找的,一直是那些有独特记忆点和新鲜感的角色。


  从这两个方向的作品选择里,我们就已经看到了他对自己表演路径的规划轨迹。


  那句“靠作品保住流量和热度”并不只是说说而已,是在一开始,就已经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有了清醒的认知。


  如果不刻意去看,几乎很难意识到,《万箭穿心》里,那个饰演颜丙燕儿子的,就是当年正在电影学院读书的李现。


  十八岁,刚入校门,就被选中与颜丙燕、焦刚这样的演员一起拍戏。看起来职业生涯将要扬帆远航了。


  但事实是,《万箭穿心》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角色找他。那段时间,李现靠接广告生活,也拍了一些品质并不够好的影视作品。


  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干嘛呢?就看电影看书吧。


  他说起自己读书和刚毕业那几年看了不少电影,做了一些储备。甚至这个习惯一直保持下来,经常能看见他在微博上写观后感,给大家分享最近看的新片。


  奥斯卡、金棕榈,动画片、悬疑片、爱情片,只要是好电影,几乎百无禁忌。


  给大家安利过《爱乐之城》《夜行动物》《迷失东京》《她》《夏日大作战》《如父如子》《比海更深》等各种各样的电影。


  猜奥斯卡获奖影片也是他的一大乐趣,今年年初,李现在微博发了个奥斯卡预测表,十个里面竟然猜对了9个,尤其与表演相关的各个奖项,全中。


  不仅猜获奖名单,他还会细细地去分析一部电影的演员调度和表演节奏。


  这些非常迷影向、非常专业化的活动,他显然乐在其中。


  或者,我们可以说,他是真的爱电影的人。


  也正因为这样,从一开始,他就清楚地知道自己要成为的是一个好演员,而不是其他的什么。


  “我看好电影,更多地是为了学习,尤其是像看《好莱坞往事》,我就跟着电影里两位男演员学怎么表演……”他知道必须用空闲时间为自己充电,踏实认真地对待自己的职业。


  而从演员成为流量,对他来说,更像是一个意外。


  去年暑假,《亲爱的,热爱的》把李现送上顶流之位。几乎一夜之间,所有女孩集体上头,变身“现女友”。


  从《河神》里的郭得友到《亲爱的,热爱的》里的韩商言,李现的微博粉丝以火箭速度过千万。


  但顶流的生活,也不是那么好过的,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就能立刻被无限放大。


  《亲爱的,热爱的》里有一场韩商言的哭戏上了热搜,满屏都是“干嚎”“尴尬”“没眼泪”之类的评论。



上一篇:人美心善!黄奕张歆艺为4个月坠楼女婴发声
下一篇:赵丽颖和剧组演员同框脸超小,穿上大衣捧着暖手袋,还是很冷

娱乐 | 体育 | 科技 | 房产 | 时尚 | 育儿 | 文化 | 数码 | 健康 | 生活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汽车 | 宠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安徽第一新闻网涵盖了全面的安徽时事新闻,民生大事件都可以阅读到,24小时为大家报道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