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阅读在上海,文物的“永远展厅”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安徽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1:10:56


  上海博物馆策划的特展几乎都是文化艺术界关注的焦点,而上博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定,“每做一个展览,都要有一本图书,而且在开幕当天一定要拿到手。”这也是当年马承源和汪庆正两位馆长在任时定下的规矩,如今已成惯例,几十年来,但凡有特展开幕,图书与图录从未缺席,即使展览结束了,这些因展而生的图录与众多文博艺术类图书在上海博物馆商店仍然一直受到欢迎,那里也被定位为——上博的“最后一个展厅”。


  一些图录因其编印出版的不惜工本与精美更是被业界称为传奇,如2004年配合上博“周秦汉唐文明大展”出版的《周秦汉唐文明特集》(综合卷二册、法门寺卷、壁画卷,全四册),“这套图录也早已超越图录价值本身,可作为真正史料留存。比如当年在唐代墓道所摄的《马球图》壁画,出土后由于保存环境的改变大量褪色。如今壁画《马球图》实物与当年已经大相径庭,而图录留存下了《马球图》当年的面貌。”


  上海博物馆


  博物馆“最后一个展厅”


  从上海博物馆展厅出来,往南门出口走,经过两面上博捐赠者和资助者姓名墙,右侧即是上海博物馆商店。商店于1996年对外经营,在筹建上博新馆时就被纳入规划。跟时下新兴的美术馆商店的业态相比,它的陈设略显陈旧。然而放在1996年,开设一个这样的商店,在国内文博界都算走在前列。


  上海博物馆文化创意中心产品开发部缪慧玲对澎湃新闻介绍,上博在建造人民广场新馆之时,时任馆长马承源和副馆长汪庆正就考虑到要借鉴大英博物馆、大都会博物馆等海外博物馆先进的服务理念,依托博物馆丰富的文化和展览资源,打造这样一个艺术品商店,其定位是博物馆“最后一个展厅”。在当下,观众早就习以为常,几乎所有的博物馆、美术馆都会设置这样一个空间,观众从展厅出来,能有一个流连、回味乃至情绪过渡的空间。


  “上海博物馆商店在布局时,入口处先设书店,通过‘书香’循序过渡到后面的文创区。别小看这一跨步百来平方米的空间,容纳了3000余种图书。”缪慧玲介绍说,其中约30%为上海博物馆自己的出版物,具有鲜明的博物馆特色,另有70%为从外面精选引进的文物、考古、艺术类书籍。


  上海博物馆商店内的艺术书籍


  上海博物馆自己的出版物主要包括三大块:第一块为上博出版摄影部主导的学术出版,比如文物精品图册、文物考古研究文集、博物馆藏品研究大系和历次特展的配套图录,这部分出版物注重专业性和学术性,同时注重文物图版的精美呈现;第二块为上海博物馆教育部主编的教育读物,形式多样,多数选题都是围绕和依托展览所做的导览或大众化解读,以完整观众参观体验,受众为具有一定文化积累的中青年群体。近几年教育部策划了不少风靡的教育读物,如以手绘文物形式呈现的《手绘文物世界史》、博物馆绘本系列之《元青花》、《玉器》等,有对上博特展的一些学术拓展如《翰墨荟萃——细读美国藏中国五代宋元书画珍品》、《壁上观——细读山西古代壁画》、《大唐宝船——黑石号沉船所见9-10世纪的航海、贸易与艺术》等;第三块是上海博物馆文创中心开发的游戏书、绘本读物等,其定位为儿童与亲子读物,比如拿起来放不下的《文物游戏书》、上海博物馆文物游戏绘本系列之《探秘古画国》、《青铜国》、《乐游陶瓷国》等。


艺术阅读在上海,文物的“永远展厅”


  上海博物馆策划的教育读物


  《大唐宝船——黑石号沉船所见9-10世纪的航海、贸易与艺术》


  《大唐宝船——黑石号沉船所见9-10世纪的航海、贸易与艺术》内页


  上海博物馆文物游戏绘本系列之《青铜国》


  博物馆商店在20余年的经营过程中,也曾顺应形势,多次调整其经营策略,留下浓浓的时代印迹。从1996年到2007年,这是书店经营最好的“黄金十年”,这时候网络还不发达,信息相对闭塞,图书购买方式有限,书店基本以经营艺术和考古类图书为主,此时从文物出版社、紫禁城出版社(2011年更名故宫出版社)和专业美术出版社进的图书都很畅销。同时作为上海的文化地标兼“4A”级旅游景点,大量外宾涌入上海博物馆参观,书店除了经营学术性、艺术类书籍,也担当对外文化交流与宣传的窗口,书店上架很多多语版图书,英文、日文、法文……除了介绍上海博物馆,也宣传上海的衣、食、住、行方方面面。


  形形色色的外文书籍


  “那时法语版的图书比英语版的畅销,因为法国人热爱艺术和读书,美国人则喜欢购物,我们商店最早销售的文创——‘复刻’文物,美国人是整车整车往回运,有时候人还在外面旅游,买的文创已经运到家了。”“那种比A4纸略小,定价在10美元的‘旅游手掌书’和定价2美元的精美文物明信片是那个时代不折不扣的‘网红爆款’。”缪慧玲说。


  1990年代末很受国外观众欢迎的精美文物明信片


  2008年以后,受次贷危机影响,国外观众的购买力下降,图书和文创商品的销量都出现下滑;2010年以来,包括博物馆书店在内的实体书店又受到互联网的冲击,博物馆书店受限于规模和书籍价格等因素,销量下滑更厉害。“这时我们的商店做出策略调整,我们认为上海博物馆书店的特色在于博物馆自己的内容和文化资源,必须要有博物馆‘自产’的图书,于是更加重视跟博物馆的衔接,基于博物馆的收藏、展示、研究、教育开发图书和文创,做真正意义上‘最后一个展厅’,通过这种方式达成多角度、完整博物馆的参观体验。”缪慧玲说。


  上海博物馆商店文创区


  25年来,上海博物馆商店就像一扇微缩的窗口,对外见证世界经济、文化、时局的变迁,对内则跟随和反映了上海博物馆和文博界发展的每一个步履。


  从未缺席的特展图录


  在上博书店的图书陈列架上,一字排开的特展图录更像一部时光机器,勾勒着这20余年间上博办展的轨迹,它们也是展览在纸上的延续。


  上海博物馆各种特种图录


  上海博物馆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定,“每做一个展览,都要有一本图录,而且在开幕当天一定要拿到手。”这也是当年马承源和汪庆正两位馆长在任时定下的规矩,如今已形成惯例,几十年来,但凡有特展开幕,图录没有缺席过。


  特展图录内页


  从学术性、时效性和图录的质量而言,上博的特展图录在业界都是有口皆碑的,甚至开创了不少先例,这跟上博秉持精益求精的态度,将编辑工作做在前头有关。2002年,上博联合故宫和辽博举办建国以来级别最高的古代书画展“晋唐宋元书画国宝展”,出版特四开的《晋唐宋元书画国宝特集》(305*420mm)为开创版本,定价6000元;2003年配合“《淳化阁帖》最善本特展”出版了《淳化阁帖最善本》(全四册)原大影印版,印数1000,定价6000元,如今已“奇货可居”,在旧书交易平台上溢价数倍出售。



上一篇:贾宝玉偷看的到底是《西厢记》还是《会真记》,看下林黛玉的反应就知道了
下一篇:暂无

娱乐 | 体育 | 科技 | 房产 | 时尚 | 育儿 | 文化 | 数码 | 健康 | 生活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汽车 | 宠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安徽第一新闻网涵盖了全面的安徽时事新闻,民生大事件都可以阅读到,24小时为大家报道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