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历史地理学家、中科院院士:侯仁之,中国“申遗”第一人


发布时间:2020-03-17 23:50:02


  时年95岁的侯仁之是北京大学历史地理学家、中科院院士。很多人只知道侯老学术上的成果,但很少有人知道,侯老还是中国“申遗”第一人。


  一份提案开启“申遗”路


  谈起20年前(当时2005年底)的那段经历,侯老记忆犹新。1984年,他到美国康奈尔大学拜访,在与几位专门研究华盛顿城市建造的专家聊天时,第一次获悉国际上有一个《维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攀谈中,几位教授都说,中国历史悠久,有很多极端宝贵的文化遗址和闻名的风景胜地,为什么不加入这个公约,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呢?认识到工作的重要性后,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他,回国后急忙起草了一份提案。提案写好后,他征得了阳含熙、郑孝燮、罗哲文3位政协委员的联合签名,在1985年4月召开的第六届全国政协第三次会议上正式提出,即被采用。


  1987年,故宫、长城、周口店北京人遗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一批成功入选的世界遗产。侯仁之也因而成为中国“申遗”第一人。



侯仁之


  一生情系北京城


  从1932年秋进入原北平燕京大学历史系学习到今天,北京已成了侯仁之真正的故土。对于北京的感情,侯仁之自称“知之愈深,爱之弥坚”。


  被誉为“活北京”的侯仁之,从现代地理学的视点,提醒了北京城市来源、城址搬运、城市开展的特色及其客观规律等要害性问题,其学术价值逾越了地理科学的规模,成为北京旧城改造、城市总体规划及建造的重要参考。侯老多年来一向致力于古建筑的维护工作。正是在他的活跃尽力下,长时间维护不善的卢沟桥才有了今天的容貌。他还十分看重北京城的水系建造,正是在他的倡议下,干枯的莲花池得以碧波荡漾,废旧的后门桥今天清水盘绕。


  侯仁之先生曾这样总结自己的一生:少年漂荡,青年动荡,中年跌宕,老而弥坚。他说:“昔日读书的时候,对人生有白驹过隙的感叹,当今想一想自己90多年的来路,反而感觉漫长而明晰,生活是这样的起伏跌宕,路转峰回……在我85岁的时候,我曾用‘老牛自知黄昏晚,不待扬鞭自奋蹄’的话来自励。现在,常常是想‘奋蹄’的时候却奋不了‘蹄’。我应该感谢我的亲朋好友,特别是我的夫人张玮瑛,数十年来相濡以沫,扶我走过风风雨雨,以至于我虽不能‘奋蹄’,但还能够慢慢地走路。总归我还要平平充实地继续工作下去。”



上一篇:潮州音乐传统优秀曲目之一:《画眉跳架》
下一篇:金庸笔下3位性格鲜明的风姓男子,每位都留下“传奇”事迹

友情链接: 安徽百慕大草坪 - 钨钢合金锯片 - 掌阅财经 - 化妆教程步骤 - 安徽宠物火化 - 古建材料 - 废旧火车头回收 - 关注三农 - 郑州生活网 -
娱乐 | 体育 | 科技 | 房产 | 时尚 | 育儿 | 文化 | 数码 | 健康 | 生活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汽车 | 宠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