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放出预告“我的责任,是战斗”


发布时间:2019-07-11 19:21:32


  7月8月,由很多我国影星出演,即将于2020年上映的《花木兰》放出预告,从预告片中能够看到花木兰意气风发,奋勇杀敌的一面,并且场面很有“好莱坞”风格,但匪夷所思的场景,妆容等问题让很多网友分分钟出戏。

  国人关于“木兰参军”的故事大都来源于一首南北朝民歌--《乐府诗集》,里边讲述的是木兰女扮男装替父参军,在战场上建立功勋,回朝后不肯封官,只求回家团聚的故事,经过对文中“昨晚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的理解,咱们很简单知道木兰参军是被逼无法之举,可是在这部好莱坞动画片的预告中,却说木兰参军是为了打破“好妻子”的命运,剧中的台词是“我的责任,是战斗”。

  其实,早在1912年,《木兰诗》就在西方国家出书过丁韪良(W.A.P Martin)和查尔斯·巴德(Charles Budd)两个英语译著。可是这两个版别都是根据原诗的情节重新组织后加以改写,在巴德的译文中,北方敌人被改译为西方敌人,而胡人改译成鞑靼,“木兰不用尚书郎”该译成她回绝承受封地,“对镜贴花黄”改译成头发上插花,更甚的是,巴德把花木兰替父参军的动机说成是父亲患病,若不参军会有损父亲颜面,而不是可汗强逼,并且他在原诗的基础上,对一些细节进行了联想,比如木兰清晨趁爸爸妈妈熟睡时吻别爸爸妈妈,这在国人看来,十分不符合我国传统文化习俗的改编。

  不得不说,电影《花木兰》里边充溢太多误解,可是不少国内学者认为《木兰诗》能够走出国门,被改编成西方读者和观众普遍能承受的著作已经很成功了,至于木兰住在福建土楼,还是北方民居,关于西方人来说无关紧要,相较于传达而言,福建土楼这种带有显着东方元素的修建愈加利于传达。也有一些学者认为:“传达和翻译的联系是息息相关的,翻译得过差会让好东西传不出去,如果过于精准也会增加传达障碍”因此他们觉得首要任务是把我国传统文化传达出去,而翻译要做的是考虑多年以后人们是否在读,能否有新的发现,诗歌翻译作为艺术品,细节要经得住时间的考验,要考虑未来而不是现在的传达。

  从翻译的视点来说,电影《花木兰》的确存在很多与原诗不同的地方,也许正如一些学者说的那样,我国传统文化首要任务是传达出去,至于“福建土楼”和“北方民居”这些细节东西能够后边进行逐步完善,究竟影视著作和刊物著作的要求是不同的,所以电影《花木兰》中的一些出入的细节应该被答应,如果换成以刊物的形式出书《木兰诗》,北京知行翻译小编认为应该忠于原文,舌人应该要对《木兰诗》的朝代背景及当时的风俗人情有所了解,不然很难如实翻译出来,甚至会形成读者的误解。



上一篇:决定一个人的人品的正是你的善良
下一篇:人性是固执的,做到低头也是困难的

友情链接: 安徽百慕大草坪 - 钨钢合金锯片 - 牛肉汤加盟 - 安徽宠物火化 - 古建材料 - 废旧火车头回收 - 安徽天康 - 合肥网站建设 - 安徽天康 -

网站大全 | 安徽第一新闻网

娱乐 | 体育 | 科技 | 房产 | 时尚 | 育儿 | 文化 | 数码 | 健康 | 生活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汽车 | 宠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