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主张对今天的中国画教育,还有没有意义呢?


发布时间:2019-06-29 00:30:03


  怎样学中国画,似乎是一个不成问题的问题。其实不然。近百年来,校园教育替代了师徒相授的传承方式,走了一条以西画改造中国画的路。学中国画,就要学素描,画写生。但在传统画家黄宾虹看来,这并非正途。那么,他走的是什么路,他的主张是什么,这条路、这些主张对今天的中国画教育,还有没有意义呢?

  描摹古人著作,要描摹原作,而不能只临画谱、复制品。黄宾虹说:“元明以上,士夫之家,咸富收藏,莫不晓画,”“自《芥子园画谱》出,而中国画家矩矱,与向来师徒授受之精心,渐及澌灭而无余。”又说:“缩金、珂珞、锌版杂出,真赝混杂,而学古之事尽废。”

  《芥子园画谱》以及近代印刷术的开展,大大推动了艺术的遍及,也为研究传统提供了便利。但画谱与复制品总是无法与原作相比,假如只临画谱与复制品,就很难发现与了解古画的精妙之处,也就很难“取法乎上”,对艺术家的生长是不利的。这是艺术与科技、艺术遍及与提高关系的一个悖论。

  黄宾虹在给友人的信中,一再说恽南田和华新罗两位画家都“求脱太早”,未能取得更大的成就。他推重以金石书法入画,但又认为,“金石家画虽知笔意而法不备”,过早求脱,也会流为“一种恶派”。甚至把吴昌硕也列入此例。吴昌硕无疑是一位开派的我们,黄宾虹说他“知笔意而法不备”,也未必不是中的之语。中国画要求堆集。“厚积薄发”才有可能获大成功。黄宾虹终身尊奉并实践此理。急于求成的人是不可能真正成为中国画我们的。

  描摹是取得传统的一种手法而非目的。目的还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发明和开展。近现代画家如徐悲鸿、林风眠等批评一些国画家死描摹、描摹死,是有事实根据的。但因而在校园教学中撤销描摹,将描摹“一棍子打死”,就大错特错了。黄宾虹也对立死描摹,但他始终认为描摹是有必要的,只是怎么描摹,怎么善临的问题。这是黄宾虹和一些西画身世的教育家之间的区别地点。

  写生也是有“道”的。黄宾虹的“写生之道”是什么?他说:“江山如画。言如画者,正是江山横截交织,疏密真假,尚有不如图画之处,芜杂繁琐,必待人工之取舍。”这里说的“人工之取舍”,与西画写生中的取舍有很大不同。西画写生在黄宾虹看来,临古不能“徒存形似”,而要掌握古人之精力;写生不能“凝滞于物”,而要发挥“我之精力性灵”。两者的交汇点在哪里?在翰墨及其变化。他说:“穷翰墨之微奥,博学多闻,师法古人,兼师造物,不只形似,而尽变化,继古人之坠绝之绪,挽时俗颓败之习,是为神品。此我们之画也。”今天看来,只是“穷翰墨之微奥”,对画家是不行的。但舍翰墨而为,丢掉了中国画的根本特色,怎么成为中国画我们?



上一篇:孔子被奉为圣人,他的话是非常有道理的
下一篇:元稹在历史上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友情链接: 安徽百慕大草坪 - 钨钢合金锯片 - 牛肉汤加盟 - 安徽宠物火化 - 古建材料 - 废旧火车头回收 - 安徽天康 - 合肥网站建设 - 安徽天康 -

网站大全

娱乐 | 体育 | 科技 | 房产 | 时尚 | 育儿 | 文化 | 数码 | 健康 | 生活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汽车 | 宠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