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建“世界儒学中心”


发布时间:2019-06-13 18:26:04


  据我国人民大学官网消息称,由教育部、山东省人民政府和我国人民大学等相关机构牵头安排的“国际儒学中心”正在进一步准备中,旨在构筑国际儒学研究高地和学术交流重镇。

  关于筹建“国际儒学中心”的提议,早在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就提交了“关于在曲阜打造‘国际儒学中心’的主张”的提案;在本年两会期间,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一次提到:

  “假如把中华文化比喻成一棵大树,儒家文化便是这棵大树的主干。要了解我们的传统文化是如何开展的,就必须知道这棵树的根,才干培根固源。在我国,孔府孔庙其实也是历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家乡,而国际儒学中心实际上便是我国传统文化的弘扬地,是我们学习、研讨和考虑民族文化的一个圣地,我们需要一个这样的心灵家乡,更好地弘扬传统文化,建立民族自傲。”

 孔子

  追溯到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前3世纪,那时的儒家也不过是百家争鸣中的一家,而时至今日,儒家得以成为我国传统文化的主流,也是经过了绵长的演化而来。

  曾有史学家对“百家”进行过分类,第一个尝试分类的人是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司马迁在《史记》的最后一篇中引用了司马谈的一篇文章,题为《论六家要旨》,这篇文章把我国古代的哲学家划分为六个首要学派。其间之一便是儒家。

  《史记》

  “夫儒者以六蓺为法。六蓺经传以千万数,累世不能通其学,当年不能究其礼,故曰‘博而寡要,劳而少功’。若夫列君臣父子之礼,序配偶长幼之别,虽百家弗能易也。”

  从东汉史学家班固编写《汉书·艺文志》中可以看出,西汉史学家刘歆也曾尝试进行分类。刘歆将“百家”分为十个首要派系,即“十家”。其间有六家与司马谈罗列的相同,儒家仍在其间。

  假如今日有人忽然看见一个小孩要掉进井里边去了,必然会产生惊惧怜惜的心理。这不是由于要想去和这孩子的父母套近乎,不是由于要想在乡邻朋友中博取声誉,也不是由于讨厌这孩子的哭叫声才产生这种惊惧怜惜心理的。

  依照新儒家的说法,孟子在这里所描述的是任何人在这种场合的自然而发的反响,由于人的本性是善的,因此会产生去救孺子的激动,这种直觉促成的行动便是周敦颐所说的“动直”。可是假如这个人不依照他的“第一激动”来行事,而是停下来想一想,假如这孩子是仇敌的孩子,那还救不救他?这便是受到了“第二私念“所驱使,丧失了静虚状态下的动直反响,此非圣人之为。

  以儒家思维为正统的古代哲学被历代先贤发扬传承,如今逐步内化为中华民族的处世之道。从最基本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到“见利思义,见危授命”;从“敏而好学,虚怀若谷”,到“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也”。除此之外,儒学还拓展、影响、延伸出其他学说的优秀思维,一起缔造了今日的中华民族。

  但在今日追热点、刷流量、粉爱豆的现代生活中,我们是否还存有如先贤般的执着,不断保持对人生与理想的诘问和考虑?一起,那些曾在中华民族文化长河中闪耀的哲学之光,是否终有一天将会被人遗忘?



上一篇:孙悟空被捉,是因为太上老君偷袭了他!
下一篇:园林主人的“读书之所”

友情链接: 安徽百慕大草坪 - 钨钢合金锯片 - 牛肉汤加盟 - 安徽宠物火化 - 古建材料 - 废旧火车头回收 - 安徽天康 -
娱乐 | 体育 | 科技 | 房产 | 时尚 | 育儿 | 文化 | 数码 | 健康 | 生活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汽车 | 宠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